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十三章 昔日有债今必还(4)
    时间仿佛都被凝固,剩下的只是一个愤怒的少年,和两双诧异的眼神。

     “你不是被囚禁在无渊谷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你竟然能从无渊谷中逃出来?”

     “这家伙居然连无渊谷都不怕,凌云剑宗的弟子已经修炼到这种地步了吗?”

     玄天子和韩丹你一句我一句的,两人竟都没有发觉眼前的人,正是颜肖!

     而只有竹柳,在诧异的眼神中,更多的是一种欣喜。

     她已经猜到,眼前这个被伪装的天衣无缝的人,必定就是颜肖!

     虽然时隔多日,颜肖的身上,早已没有了初识的潇洒和老成,取代的,是充满了愤恨的双眼。

     但任何一个人经历了这么多事,又如何能还能保持那一份初心呢。

     只是他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勃发的精神,是永远也变不了的!

     “好小子,你凌云剑宗果然有两下子,无渊谷都困不住的,你找我来,是报复我当日一指点你点晕过去的仇吗?”玄天子笑道。

     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大战即将来临,他还以为这个弟子是年少气盛,有仇必报的。

     “那日枯城长老也在,我点晕你,也是出于无奈,我若不遵命执行,以后蜀山再发生什么离奇古怪的事,就会追究到我的头上了。”玄天子走上前,拍了拍颜肖的肩膀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 而他没发觉,眼前这个少年的手,已经攥的几乎快渗出了血来。

     哑仆的丑,竹柳的恨,当他站出来的一刻,就已经下定了决心,今日怎么也要让玄天子知道,有恶因必有恶果!

     颜肖暗运灵力,贯穿于体内的灵力,几乎都蕴含着愤怒,让身体阵阵的颤动。

     只听“啊!”的一声长啸,颜肖的双手伴随着撕心的怒吼猛然的发出,这一掌,近乎蕴含了他活了这20多年,全部的功力。

     他虽然没有将青松子教授的剑术融汇,但凭着先天聪明的优势,已经吸收了不少精华,这一掌中,蕴含的还有不少的剑气。

     灵力与剑气化掌,两门普通人穷极一生,也学不来的功夫,这一刻,颜肖已经全部使出来了。

     玄天子大惊,应着颜肖双掌的来势,疾快的将手扣在了他的脉门上。

     一触之下,竟然自身虎口剧痛。

     好歹仗着数十年来的修为,立即撤了双手,转而身体侧移,用身上最坚硬的盆骨顶住了双掌的来势。

     只听“咔嗒”脆响的一声,竟然连骨骼都被震裂了。

     玄天子乘着颜肖一掌使完,另一掌没有接替,赶忙向后撤了几步,盘膝而坐,暗运宗气疗伤。

     这一幕已令在场所有人匪夷所思,颜肖这一掌,居然能将成名数十年的前辈高手打的盘膝疗伤,一个充满了愤怒的男人,所能激发的潜力,永远是无穷的!

     颜肖抢攻而上,大仇就在眼前可报,他绝不会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 这群畜生在将魔抓伸向手无寸铁的哑仆,天真纯洁的朱柳时,就该想到会有今天!

     韩丹赶忙护师,挑起长剑,挺挺向颜肖刺来。

     嘴里大喊:“你凌云剑宗,难不成想独吞蜀山了吗!”

     直到此时此刻,无知的他竟然还以为眼前这个人,是凌云剑宗的人!

     颜肖本来眼里的愤怒只有玄天子,这一刻,是韩丹自己送上门来的。

     当初打死哑仆的凶手,就以他为首!

     颜肖几乎被愤怒冲昏,看到来剑,竟然不避不闪,伸出双手去抓!

     血肉之躯,若没有数十年的宗气积累,怎么能抓得住利剑!

     可是颜肖做到的,他现在的修为,已到三阶,等同普通人10年的苦功!

     韩丹长剑被抓,惊得瞪大了双眼,他简直不敢相信,眼前这人本是凌云剑宗不具名的弟子,却能有这般的神奇修为!

     颜肖手抓长剑,一声怒喝之下,这柄蕴含了蜀山入室弟子才能修炼到的奇功的长剑,竟然被硬生生的折断了两半,伴随着“咚”的声响长剑落地,韩丹已经不知道这一幕到底是幻觉,还是真实了。

     颜肖双掌再一次打出,这一次,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韩丹的胸口。

     献血如瀑布长溅,骨骼如巨石碎裂,这一掌击在胸口,近乎天地雷动!

     韩丹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,软软的就倒了下去,再也无法爬起。

     颜肖再要上前补上一掌,这一掌,是为了替竹柳报这些日以来,所有受到的屈辱和欺压。

 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就在这短短的数十秒内,玄天子竟然站了起来,冲向前,双掌和颜肖对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 这一掌,玄天子已经近乎拼尽了全力。

     颜肖只觉得与玄天子对掌的这一刻,就如同触到了棉绒一般,竟然柔软的卸去了他所有的刚强掌力。

     进而如弹簧一般,将他远远的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 待落地时,只觉得气血逆转,近乎晕倒,却没有受伤!

     “颜肖,我早该猜到是你了,除了你,谁还能一而再、再而三的阻挠我,除了你,又会有谁,跟我们有这么大的仇恨,可是我想不到,短短几个月,你的功力竟然进步的如此神速,连我......”说着,玄天子竟然都有一口气喘不上来了似的。

     “颜肖,今日是你自己找死,我要是让你再溜走,我这数十年安排下的计划,迟早要毁在了你的手上!”

     玄天子飞步上前,乘着颜肖还没有缓过神,一击就要了结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 颜肖虽然天资奇高、际遇非凡,但终究吃亏在了根本不牢,想打赢玄天子,终究还是欠了火候。

     眼见颜肖真的要了结于此,骤然间,一个身影窜出,牢牢的和玄天子对了一掌,这个身影是狐小樱,她此时已经犯了她“风系”法术的大忌,她不能与人正面交锋,只能扬风扰乱,可颜肖危在旦夕,她又怎么还能有时间暗运灵力。

     这一掌,狐小樱被打的近乎飞了起来,玄天子要痛下杀手,又怎能是区区一个小姑娘可敌的,纵然她修炼的是超凡的灵力。

     玄天子大笑道:“臭丫头,我猜你就在附近,你当日坏我大事,今日你也别想跑!”

     狰狞的笑声,几乎是在场所有人的断魂剑,而这时候,一个异常冷静的声音传来,“你杀了他们,我杀了韩丹!”

     竹柳的剑已经抵在奄奄一息的韩丹胸口,她已经变得是如此的镇定,根本无惧玄天子会一怒之下,连她也杀了!

     当年一个纯真暧昧的少女,如今变得这般处乱不惊,是多少的折磨和摧残,才能走到今天这般地步。

     玄天子终究不敢大开杀戒,韩丹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,韩丹若死,他的所有计划,都将彻底泡汤。

     “臭丫头,你快将韩丹放了,你若敢杀了他,我让你们一个个全都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不在乎,但你若杀了他们,韩丹会在九泉之下,与我们重逢的!”竹柳的语气平淡,而又坚定,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。

     “好,你先放人,我放他们走便是。”玄天子双手向后一摆,近乎轻描淡写的功夫,颜肖和狐小樱,就被这一阵掌风,远远的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 竹柳见他们安然无恙离开,撤了长剑,转过身,谁也不理睬的就回到了阁主殿。

     就像这一刻,全世界都再也与她无关了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