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二章 男儿本自重横行(1)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鱼航一直都手舞足蹈,反复的模仿着剑无生和枯荣两人的招数,他不停地自言自语着:“枯荣大师不愧成名了数十年,佛尘青丝所演练出来的剑法,每一招都是我闻所未闻的。”

     不一会儿,他又念叨着:“剑无生长老天地乾坤剑真是进入化境了,常人想到他那种地步,起码还得苦练30年呢!”

     就像是猴子搬包谷一样,一会儿觉得这招好,一会儿又觉得另一招精妙的。

     颜肖的心头却反复思考着另一个问题,这个问题枯荣大师当时也发现了,就是剑无生的剑气,到底是源自于哪里。

     既不是像玄剑阁一样由固定剑招催动,也不是像玄真阁一样,由宗气催动,那是由什么催动的呢?

     颜肖想询问鱼航这个问题,可是碍于自己假扮哑巴的身份,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 天色转明,二人已回到“修剑庭”歇息,才入睡不久,忽然蜀山传来了阵阵的鸣钟声。

     声音急促,颜肖知道,这是发生了特别大的事,才会把钟敲得这么紧急。

     随着众人赶到待客厅,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,四大长老、各个阁师,包括剑无生,全都就位到齐。

     一名面色枯黄,身材高挑干瘦的长老,坐在了昨日枯荣大师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 而众人眼前,就是枯荣大师的尸体,时辰过了这么久,献血兀自还没有停止流淌的,渗的大厅四处都是血迹。

     一些胆小的弟子,已经掩面跑出去呕吐了。

     “霍言师侄,你是什么发现枯荣大师的尸体的?”面色枯黄的长老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回禀枯城长老,弟子今早下山挑水,路过密林时,听到了枯荣大师的呻吟,就慌忙赶过去,可惜赶到的时候,枯荣大师已经咽气了。”霍言答道。

     颜肖认得霍言,就是打赢韩丹,却败在自己手上的那名玄剑阁师兄。

     枯城长老起身,掀开白布,探查了一下枯荣大师的伤口。可是探查良久,枯城长老的面色就越发凝重了。

     因为枯城发现,枯荣大师的身上,居然没有任何的伤口,而献血却又不停的流着,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!

     枯城满是疑惑的道:“你们可曾听说过,江湖上有这种奇怪的功夫吗?”

 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竟都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 枯城转身问剑无生,“你是凌云剑宗的长老,你可曾听说过,世间有这种不刺破人的皮肤,却能让人献血直流的剑术吗?”

     剑无生笑了笑,却竟然没有摇头说不知道,他说道:“江湖上是有这种剑术,这叫做意剑,剑招全由意念而发,我听我凌天云掌门说起过这个剑术,只是当今世上,恐怕还没有人能练到这个境界吧。”

     枯城“哦”了一声,仰起头,若有所思,喃喃的道:“意剑,我的确也曾听说过,只是想练成这样的剑术,必须要懂得灵力,而灵力这个东西,又是只有西域一带的人,才在修炼的......”

     颜肖听到“灵力”二字,惊讶的嘴几乎都合不拢,他学过灵力,但是对于灵力的了解,却只存在于皮毛,今天他才知道,灵力的修炼,原来源自于西域的!

     “长老,你的意思是,枯荣大师是被修炼的灵力的人,以灵力为基础,催动的意剑术,杀死的吗?”玄天子这时候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对,灵力与我们蜀山的宗气,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,修炼到一个境界,都是转化到任何事物上,同时催生出威力胜于百倍的招数。”

     颜肖细细的品味着这句话,他仔细的回想,狐小樱学到的灵力,催生的是平地起风,而自己和当初传授自己的枯崖老人一样,学到的灵力,只是运用在了掌力和指力上。

     但一个问题已经再清楚不过,灵力的境界越高,不管是运用在什么上,威力都会越发的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 枯城望着枯荣大师的尸体,眼角已经隐隐的含了泪水,哀叹道:“掌门失踪,下落不明,如今枯荣大师,又死在西域高手的手上,江湖各门各派还都觊觎我们的掌门锦囊,此一番血雨腥风一起,只怕蜀山从此,再无宁日了。”

     众弟子听了这句话,各个垂头丧气,哀怨之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 这时,忽然有个清亮的声音道:“枯城长老,我蜀山立派已有数百年,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,就算天下人一起围攻我蜀山,大不了轰轰烈烈的死了算了,又有什么好叹息的呢!”

     说话的这个人,正是霍言。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望过来,谁也不敢相信,这么年轻的弟子,居然有这等的气魄!

     霍言又说道:“而且我看枯荣大师,绝不是死于西域高手之手。”

     枯城忙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从西域到中原,少说也有两百日的路程,纵然是轻功绝顶之人,也得耗时一个月左右,如此费尽心机的过来,又怎么会干这种偷偷摸摸悄无声息的事的呢,他们就算要与我蜀山为敌,首先杀的,也该是四大长老才对,枯荣大师的资历威望虽然高,但能目前能动摇我蜀山的,只有四大长老。”

     霍言的分析精准到位,枯城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庆幸道:“多亏了你能如此明察秋毫的,我们若是无缘无故的怪罪在西域高手上,与西域为敌,岂不是自取灭亡了。”

     颜肖听了霍言的这一番分析,也是佩服的紧,难怪枯荣大师曾额外的赏识他,果然有几分气魄才干的。

     这时,剑无生冷笑的插口道:“你说的虽然有理,但是你不要忘了,在我中原武林,还没有人精通灵力这种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 “对,正因为如此,杀害枯荣大师的人,才能有恃无恐,因为根本没有人会怀疑到他。”霍言盯着剑无生,一字一句的道。

     剑无生豁然起身,怒道:“你的意思是,人是我杀的了?”

     “清者自清,为什么枯荣大师早不死、晚不死,偏偏在阁下来的当夜,就死了!”

     其实蜀山不少人也颇有点怀疑剑无生等人,可没有证据,没有人敢这么说,想不到霍言居然将大家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 剑无生是客,不必无缘无故的惹来间隙,枯城老成持重,忙劝解道:“凌云剑宗修炼的是我蜀山的功夫,虽然剑术不同,但理念都是相同的,又怎么会修炼灵力呢,而且灵力的修炼,是需要一个人将过去所学的一切功夫都废除掉,没有人会做这种蠢事的。”

     玄天子也插口道:“对,而且灵力的修为,与各人的天赋息息相关,资质平庸之人,纵然是狠得下心废除自己的武功,也只怕修炼了灵力后,反而不及从前了。”

     颜肖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些对话,他从心底生出了一种庆幸感,若不是当初玄天子封了他的涌关穴,让他过去所学的一切功夫封禁,也就学不到枯崖老人的灵力了。

     玄天子又道:“虽然中原武林没有人精通灵力,但我却知道一个人,她不仅精通灵力,还将灵力转化成了风系的法术,随时随地都可以召唤起狂风。”

     枯城忙道:“是谁!”

     颜肖心里大惊:“是狐小樱!”

     玄天子道:“这个人,前一阵就关在我蜀山的监牢里,后来假装已死,逃了出去......嘿嘿,还顺手带走了我一个好徒儿呢,不过她未免太小看我蜀山了,今天,她正好就在我蜀山‘做客’呢!”

     玄天子说出这句话,颜肖几乎快昏倒过去了,内心又是激动、又是担忧,激动的是,原来狐小樱没有走!

     担忧的是,落在玄天子手上,怎么救得出她!

     玄天子领着四大长老、各位阁主和剑无生,一起朝自己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 颜肖悄悄寻了个托,远远的跟随。45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