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六章 天涯痴心长相伴(2)!
    颜肖从身后搂住了狐小樱,纤柔的身躯,肌肤吹弹可破,身体四溢着醉人的芳香,每一阵香气环萦,都那样的令人着迷、难以自持。

     颜肖从来都不会压抑自己的情感,爱她,就该用自己的身躯来温暖她。

     可是,他的双手却不敢再抱的更紧,就像是远处有一种无声的呼唤,期望他赶紧松开自己的手一般。

     这个呼唤的声音传入着颜肖耳里,浸入着颜肖的心里。

     让他不得不在情感与道义之间,做出考量。

     所以,颜肖又不得不遏制了自己的冲动,重新坐回了草堆上。

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心事吗,颜肖哥哥?”狐小樱不解的问道,浓情蜜意之时,任何一个少女,也不会期望心爱的男子故作矜持。

     “没什么,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你先休息吧。”颜肖站起了身,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牢房。

     他忽然变得害怕起来,害怕自己会回头,他害怕与狐小樱的目光相交,害怕见到狐小樱的嫩白如雪、冰肌玉骨。

     感情就像一杯酒,第一杯下肚,会有说不出的畅快,而第二杯,就会品味到其中的苦涩了。

     而狐小樱,恰恰就是这第二杯酒了。

     彻夜,颜肖辗转反侧,他虽然自诩风流潇洒,但是真正面对了爱情的抉择,还是会像天下间任何一个男子一样,变得踌躇、犹豫。

     竹柳的身影就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,已经占据了自己的思考、自己的内心很大一部分空间,就像昭示着唯一一般,回想竹柳当初为了保全自己,不惜用生命挡在了自己身前,才在玄天子手下救了自己这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 哪怕此时此刻,竹柳都必定在想念着自己,担心着自己的安危,她的面容从未有过憔悴,也都因为自己而变得有些憔悴了。

     自己又怎么能够,心安理得的再享受狐小樱赠予的温柔乡呢......

     此时,夜黑、风高。

     狐小樱的身体在一步步的向他靠近,颜肖不是没有察觉到,心中惶恐,深怕自己会压抑不了自己的情感,起身一把的抱住她。

     他想叫醒不远处的胖师兄,好让胖师兄出面制止会发生的一切,可是胖师兄此时连惯有的鼾声都没有了,显然已经熟睡入迷了。

     狐小樱轻轻的拍了拍颜肖的肩膀,颜肖一跃而起,狐小樱赶忙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 “嘘!外面有人要杀你。”狐小樱悄声道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颜肖惊愕道,但内心却非常的释然,至少会冲动犯错的一夜,不会发生在今晚。

     “外面已经聚集了非常多的人,这座监牢从来没这么热闹过,不是冲你,还能是冲谁呢。”

     “他们就真的无法无天了吗,没有掌门亲允,谁敢私杀蜀山入门弟子!”颜肖怒道。

     “先不要生气,我们正好将计就计,就当你被他们杀死了,从此离开蜀山,去过神仙般的日子。”狐小樱笑道。

     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计策,狐小樱就是用了这种计策,才能自由自在的生活在监牢里,颜肖若是故技重施,那么不仅可以安然的离开监牢,还能过上久违了的自由生活。

     狐小樱指着地上的一具尸体,道:“这就是我为你找来的替死鬼,他身材和你差不多,只要将面目捣烂,就不会有人怀疑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 狐小樱又取出了自己的针线,这些针线捆绑在尸体上,可以任由狐小樱操控,黑夜里,谁也不会发现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的。

     连细节都安排的如此得当,狐小樱虽然还只是少女,心思缜密的程度,就算是老江湖,也望其项背了。

     而这些安排,对颜肖又充满了诱惑力,他身负两庄血海深仇,不能在监狱里一直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,他必须要找机会离开,找机会复仇!

     然而,颜肖却还是长叹了一口气道:“我们还是硬闯吧......”

     狐小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问道: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“因为......”颜肖犹豫了半响,终于还是说出来了,“一旦我的死讯传去,有一个人会哭断肝肠的......”

     颜肖顾及的这个人,就是竹柳,他知道,一旦竹柳知道了自己的死讯,只怕本就已显憔悴的面孔,更会终日浸泡在泪水中了。

     他又怎么忍心为了一己的安危,置竹柳于不顾呢......

     狐小樱感慨一声,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只得说道:“那一会儿我去对付韩丹,其他师兄弟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 颜肖苦笑一声,自己一身浑厚的宗气早已被封禁,别说师兄弟了,就算是还在外围的学员,自己也不是对手的了。

     狐小樱手指放在了颜肖“涌关穴”上,一触之下,不由得大惊,“颜肖哥哥,你被施加了禁身咒!”

     颜肖望着狐小樱,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 “这种禁身咒从来只施加给囚犯的啊,怎么会施加给弟子呢!”狐小樱大为愤然,站起身,怒道:“本来我还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得,看来我今天非要杀上一两个弟子,替你出这口气了!”

     颜肖望着狐小樱生气的模样,心里却觉得非常有趣,这样一副凌然复仇的模样,却是由这样娇滴滴的小美人做出来的,场面稍显有点滑稽,却又更显的蜜意了。

     对于狐小樱的身世来历,颜肖从来没有询问过,以前是碍于嘴拙,如今却变得没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 这样一个对待自己柔情蜜意,对待敌人坚毅果断的姑娘,天底下又如何能再遇到第二个呢,纵然她做过什么不对的事,也不影响自己对她的感情更深一层了。

     众师兄弟冲了进来,领头的果然就是韩丹!

     他一进门就大喊:“奉阁主令,见到颜肖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 颜肖此时就站在他的眼前,众师兄弟一拥而上,手拿长剑,剑剑劈来。

     颜肖却不躲也不闪,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 众人长剑还未及身,已经被一股强风卷出了门外,韩丹御剑抵御,勉强还支撑的住。

     仗剑刺去,颜肖身后骤然窜出一个身影,长剑与长袖相交,韩丹居然一个立不足稳,硬生生的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 纵然黑夜,颜肖也感觉到,狐小樱所用的武功,闻所未闻、见所未见,那股强风既不源于宗气、更不源于剑气。

     他这是第一次知道,世界上除了宗气与剑气,原来还有这么多匪夷所思的功夫的。

     韩丹勃然大怒,本来一切都在掌握之中,却不料又遇到麻烦。

     玄天子今日叮嘱他,务必要拿颜肖人头复命,怎能有失!

     “不管你是人是鬼,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蜀山的绝门四玄剑法!”

     韩丹开始原地仗剑画图,剑术扫过,隐留阵阵剑影,剑影褪去,竟是剑光夺目。

     这剑图成形期间,怎个虎虎生威,声势夺人!

     这样的剑术,颜肖闻所未闻,纵然是《玄真破》上,都没有丝毫记载的,显然玄天子对韩丹,真的是倾囊相受了。

     狐小樱大惊,她知道剑图一旦成形,自己也不是对手,乘着韩丹根基还很薄弱,赶忙扫起一阵狂风,扰乱他的剑图,带上颜肖,迅速逃离了监狱。

     而本计划的杀上一两名弟子出气,也是断然没有机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