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七章 天涯痴心长相伴(3)!
    蜀山巍峨,有殿40座、屋408间,道路环曲,门庭若市。

     然而颜肖却发现,今夜的蜀山,是从未有过的奚落场景,除了个别清扫道路的奴仆,殿宇之中,竟无丝毫杂音传出的。

     纵然此刻正在逃亡,颜肖也觉得这一幕实在太过蹊跷,就像是发生过什么大事一样的。

     脚下迟缓,竟想不顾自己安危的,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 狐小樱忙拉住他,劝道:“你武艺尽失,我法力低微,纵然真有什么大事,你我也是无能为力的。”

     说着,皱了下眉头,想必是猜出了什么,又道:“你的心上人身份尊贵,就算有什么事也波及不到她的,你这样冒然过去,反而她得分心照顾你了。”

     颜肖哑然,这小妮子真是观人于微,自己心里想了些什么,竟全然逃不出她的眼睛的。

     不禁失笑,自己素来自命聪明绝顶,却不料一山还有一山高的。

     遂罢了去探视的念头,狐小樱拉着颜肖,在山涧往来穿梭,步伐轻捷、身形敏锐,不到半柱香的功夫,已经逃离这座蜀山了。

     颜肖回头仰望,五味杂陈,不知逃离这里,到底是该喜该忧!

     就像一首古诗所述:孤影寒江枉垂怜,往事潇潇似梦遗!

     狐小樱宽慰道:“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将来若是怀念了,再回来看看就是了!”

     颜肖长叹一声,他所忧虑的并不是患得患失之感,只是蜀山一向号称玄门正宗,今时今日,却已经变得如此乌烟瘴气了......

     “我们接下来去哪里?”颜肖很快将自己从伤感的情绪中带出,前路茫茫,才是他最要关心的。

     “这个嘛......”狐小樱水灵的眸子转了,忽然轻笑了一下,拉起颜肖的手,“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辗转两个河涧,狐小樱领着颜肖在一座石墓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这石墓前有一块小石,从土中耸立而起,石呈直立状,历尽风雨打磨,却端端的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 “这是许生石,这座石墓下埋的是数百年前的一位女中豪杰,只因爱慕当时的蜀山掌门青松子,终生不能如愿,才抑郁成疾,葬生此处。后人说,这许生石本有一对,预示着在冥间,女英雄终能如愿以偿,长相厮守,却被蜀山的人认为有辱先师,硬生生的给取走了一块。”狐小樱介绍道。

     颜肖却觉得蜀山的人什么时候也信这鬼神之说了,连一对完好的石头,都要拆散的,不禁感到好气又好笑的。

     “后人还说,这剩下的一块许生石,最是灵验不过了,要是......要是......”狐小樱说着,脸上竟微微泛起了红晕,就像是有点羞涩了一般。

     “要是什么?”颜肖问道。

     “要是......哎,反正你就跟着我一起许个愿就好了,只要你心诚,总有一天会实现的。”狐小樱拉着颜肖跪下,双手合十,已经在心里默默许愿:“女前辈,弟子狐小樱,自知身份卑微,配不上身旁这位公子,但弟子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他,求女前辈念在弟子一片心诚,就成全了弟子吧。”

     颜肖许的却是另一个愿望:“弟子颜肖,身负血海深仇,绝不愿平庸的过一辈子,求指点迷津,令大仇得报!”

     狐小樱起身,问颜肖道:“你许的什么愿望啊。”

     她想知道,颜肖是不是在心里也盼着跟她长相厮守的。

     “我许的愿望是......要是能和你永远在一起,就再好不过了。”颜肖笑道。

     他这是故作风流,调戏狐小樱呢。

     却不料狐小樱听了,激动地一把抱住了颜肖,居然当真的,连连欣喜的道:“我就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!”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狐小樱跃入河里,要抓来一些鱼蟹,颜肖也早已生起火,等待着狐小樱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 颜肖见狐小樱水性甚好,河水湍急,却根本阻挡不了狐小樱游向任何一处地方的。

     寻思狐小樱必定是生于江南一带,也只有在海边长大的孩子,才能有这么好的水性吧。

     狐小樱跃上岸,放下了几条小鱼,但食物显然还不够,准备再跃入河里。

     颜肖见她也不喘口气歇息一下的,笑道:“你们江南长大的孩子,都这么喜欢游泳的吗?”

     却不料狐小樱随口道的是:“我还没去过江南呢。”

     狐小樱在河里又丢了几条鱼上岸,忽然见到不远处有条大鱼,欣喜的赶忙追过去,大鱼潜入河底,狐小樱就跟着潜入河底。良久,也不见她起身换口气的。

     颜肖起初不以为意,但等的时间长了,不由得大为焦虑,赶忙跑到岸边,大喊道:“狐小樱,你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 恨不得立即跳下水去看看的,可是自己生于中原一带,哪里习过水性的,只有干着急的份。

     过了会儿,河底一条大鱼被抛上岸,体型巨大,纵然吃上三天三夜,都吃不完的了。

     颜肖正欢喜呢,忽然脚踝被什么东西缠住,力道好大,还来不及挣脱,就被拽入了河里。

     他从未游过泳,一入水里,紧张的大声呼喊,连连吞了好几口水进去,不由得便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待醒来时,只听到狐小樱伏在自己身前连连的哭喊,“颜肖哥哥,小樱真的不是有意戏弄你的,你千万要醒过来啊!”

     颜肖依旧闭着眼睛,但心里听得有趣,小妮子敢戏弄我,看我怎么戏弄戏弄你。

     正琢磨着怎么戏耍她才过瘾,却忽然觉得狐小樱哭的已大为动肠,近乎撕心裂肺一般,“颜肖哥哥,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小樱就陪你一起走,到了冥间,小樱给你做牛做马,永生永世来偿还小樱欠你的。”

     颜肖心下不忍,睁开了眼睛,起身一把抱住狐小樱,连连的抚慰着长发。

     印着火光,颜肖才发现,狐小樱这一身单薄的丝质衣服,浸泡过水后,显得额外的透明,近乎一览无遗的。

     颜肖好奇心起,扶起狐小樱,望着她的胸前,却一样是若隐若现,关键部位,凹凸有致。

     颜肖虽然自命潇洒,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女孩子的身体,作为任何一个男人的本能,他的眼睛已经离不开狐小樱的胸前了。

     好一会儿,狐小樱也察觉了不对,抿了抿嘴,害羞的转过了头去。

     却不躲闪遮掩,只是稍有怨言的道:“只要颜肖哥哥你不变心,小樱迟早都是你的人的,你不要这样盯着人家看了嘛......”

     这句话就如同少女的表白一般,颜肖内心奔涌,再一次抱住了狐小樱,紧紧的抱着。

     他想伸手褪去狐小樱的衣衫,他从来不想压抑自己,他已经几乎想得到狐小樱的一切。

     可是脑海里不由的又一次浮现出竹柳的身影,竹柳似乎在哀怨的对他说,颜肖师兄,你真的就这样把我忘了吗!

     颜肖手指颤抖,搭在狐小樱衣角上的手,怎么也掀起不了她的衣服了......

     “颜肖哥哥,你是不是还在想你的心上人呢。”狐小樱嘟了嘟嘴,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 “我只是......”颜肖神情萧索,“害怕你会着凉了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