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章 玄剑凌天傲九州(1)!
    这一天的时光,颜肖反反复复的重复着这样的修行法门,只觉得体内的宗气源源不断了一般,越是修炼,丹复就越发的充盈饱满。

     颜肖几乎任性了一次,就算是觉得肚子都饿了,还是在不断的重复着这样的周天循环。

     在他眼里,这样的周天循环,只要知晓了法门所在,练起来并不算难的,可他不知道的是,一般的弟子,若是没有10余年的积累,像他这般反复的周天循环,身体会吃不消,会自毙而亡的。

 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蜀山有如此多的精髓修炼法门,却一代又一代的不断没落,甚至被凌云剑宗所超越的。

     到了傍晚,颜肖才终于觉得差不多了,感觉丹复就如同鼓胀了的气球一般,不能再往里面充气了。

     他同时也领悟到,这并不是一个人的极限,将来随着他各方面修为的不断加深,他的丹复所能承载的宗气,会变得越来越多的。

     稍觉肚子饿了,忽然发觉,今天竹柳为何一直也没来看自己呢。

     远远听到阁师殿里面隐约有兵器碰撞的声音传出,才恍然大悟,知道阁师们今天拖延了修行时间,在讲述剑术的运用法门。

     入了夜,才终于看到竹柳从阁师殿里面跑出来,却是一脸生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 “真是气死我了,今天阁师教我们宗气化剑,我的宗气已经不弱了,可偏偏就是运用不到剑术上去,使出来的剑法软弱无力,被师兄弟们都嘲笑死了。”竹柳似乎还不解气一般,拿起一根藤条,反复的开始折断。

     颜肖虽然没有学过宗气化剑,但凭着当外围学员时所积累的知识,也是知道问题是出在哪里的了,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女人的心思,竹柳的生气只是源于被师兄弟们嘲笑而已,并不是埋怨自己学不会。

     “他们嘲笑你,只不过是更多的在关注你罢了,你该为你的美貌而感到荣幸才是。”颜肖笑道。

     “烦死了,谁稀罕他们关注我了,有你关注我,不就足够了!”竹柳性急说出这句话,立即咸口不敢再说,当着喜欢的男人面说出这种话,显得自己太不矜持了。

     赶忙岔开话题:“我本来想教你的,可是我自己都没有学会,怎么教你呀。”

     颜肖此时已经不在乎竹柳教的这点本领了,虽然宗气化剑,听起来很诱人,但比起另一件更重要的事,在颜肖眼里,这区区剑术也实在算不得什么了。

     “你肚子饿了吧,我请你下山吃点好吃的去。”颜肖道。

     女人天生两张嘴,竹柳一听有好吃的,就像是忘却了一切烦恼一样,连声道:“我要吃红烧鹅掌、我要喝翡翠玉汤,不,我还吃烤鸭!”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颜肖生于大富之家,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区区菜品又怎么会让他囊中羞涩呢。

     竹柳饱餐一顿后,不住夸这家店做的好吃,老板也是欣喜的很,能招待蜀山弟子就餐,这对于每个人来说,都是莫大的光荣了。

     蜀山这些年行侠仗义,为人们实实在在的做了不少的好事,虽然在内行之中,嫌蜀山逐步落寞,但在百姓们眼里,蜀山依旧是那样的蜀山。

     正要回山上,忽然身后一些杂乱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“老板,我就要成为蜀山的入室弟子了,我吃你一顿饭怎么了,你该感到光荣才对,竟然还敢问我要钱吗?”

     旁边有人附和道:“就是,我蜀山的招牌,到哪人们不是箪食壶浆为我们备好美食的,你这个老板怎么这么不懂事,竟然敢来问我们蜀山的人要饭钱!”

     这群说话的人,正是韩丹和他的众师弟们,也显然,他们都已经是喝多了。

     冤家路窄,竹柳不禁皱起了眉头,“真不知道阁主到底看上了他什么,竟然会收他为入室弟子。”

     颜肖也是愕然,“韩丹天资如此平庸,怎么会成为入室弟子呢。”

     “就是,阁主真是越老越糊涂了,我要是将他今天的丑行告诉阁主,看他还拿什么当入室弟子。”竹柳愤然道。

     “我看还是算了吧,得饶人处且绕人,况且阁主修为非等闲可及,他收韩丹为入室弟子,必定是有他的考量的。”颜肖沉吟了一阵,终究还是选择了劝解。

     竹柳打心眼里看不惯韩丹,但她又是最听颜肖话的,颜肖这么说,她也只好把脾气忍回去了。

     颜肖从包里摸出了几两银子,递给了路边一位行人,示意替里面的人结账,多余的钱就不用还了。

     而韩丹不知道这一切,临走时,还不忘了大骂老板道:“今天算你识相,要是把你爷爷我惹火了,一把火把你这破店烧了!”

     手底下一名不成气候的师弟,更是将手里剑抽了出来,剑未及身,桌子已经裂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 竹柳一脸不屑的道:“这就是今天阁师教的宗气化剑,不过他练得实在马马虎虎,这点劈桌子的本事,我也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 回到蜀山,颜肖彻夜都在思考,该如何才能将宗气化为剑术,那名不肖弟子劈开桌子的一幕,着实令颜肖吃了一惊,宗气并不深厚,却已经能有如此威力了。

     颜肖找来一根木头,试着学那名弟子的样子依葫芦画瓢劈桌,可自己白白有一身浑厚的宗气,这桌子是怎么也劈不开的。

     ——关键之处,还是在于法门!

     天略微明亮的时候,哑仆已经醒来,起身见到颜肖昼夜不睡的,见他不断的用木棍劈桌,似乎是知道了缘由。

     他走到颜肖身边,连续指了几个地方,示意先将丹复中气外引,气流路过涌关穴,再散于四肢,浑厚的力量自然就可以化入手中的长剑了。

     玄真武学,就是讲求这么一个运气之道而已。

     依照哑仆的指示,颜肖再次一劈而下,桌子如雷鸣般震动了一下,却并没有裂开。

     颜肖以为自己又失败了,却见到哑仆欣喜若狂的给他竖大拇指,哑仆轻轻摸了下桌子,整张桌子竟裂的七零八落,就算是拿锯子锯,恐怕也得要大半天的功夫才能到这种地步吧。

     这已经是非常高的境界了,几乎是收发自如的。

     颜肖也想不到自己体内浑厚的宗气,能达到这种骇人的效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