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章 深更半夜找个魂
    月上柳梢头,即便是路灯也只能发出昏黄的灯光,寂静无人的街道上不不适传来一两声喵星人的哀嚎,如今已是子夜十分,即便是寻欢作乐的骚人墨客也大多倒在了温柔乡中,晚风本不应该如此寒冷,可吹在人身上却总觉得有一股瘆人的寒凉,只觉得从脚后跟到头顶的汗毛一排排地直立起来,似乎在那看不见的地方,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怪物正窥视着误入歧途的生人。

     这个时候,一个阴森森的背景声不知从何处慢慢地飘来:“黑漆漆的夜晚看不见啊,两只小蜜蜂啊,飞到小树林啊···哎呀!你干嘛打我啊!别以为当了你徒弟就能随便打人啊,还有,这个时间算不算加班费啊?”

     不用想,这个一(淫)身(荡)正(不)气(堪)的家伙正是一到夜晚就精神满满的疑似吸血鬼:唐小唐小伙。至于另一个拿着疑似某种运动会上到处可见的小彩旗的高(猥)大(琐)男子,恩,正是史上第一个给徒弟发工资的道(忽悠)门传人:明朗先生。

     至于这两个人为什么深更半夜出没在寡妇门前,又为何两眼放光的四处打量,恩,不要往什么歪处想象,因为对面就是衙门口,咳咳,市公安局办公楼。

     远处的高楼下停着一辆警车,那蓝红转换的灯光不断地发出刺眼的光,执勤的两个民警抽着烟,眼睛不停地上下打架。即便是案发现场再惨烈,一直守着这块地方到了现在,两个人也早就累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 “两位警察大哥,真的是为人民服务啊,辛苦辛苦,快点吃点宵夜好了。”唐小唐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了两个煎饼果子就往敞开的警车里面塞,这一下子可把两人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 “喂!怎么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?知不知道这里白天死了个人啊,你吓死我了。”副驾驶的警察被吓了一跳,拍着胸脯呵斥起来。

     “我怎么看着你有些眼熟啊?身份证!”另一个警察借着灯光打量了一下嬉皮笑脸的唐小唐,顿时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哎,两位警官,我可是大大滴良民啊,我这不是看着敬业奉献的警察叔叔大半夜执勤辛苦,特意来向两位表达一下我们人民群众的敬意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少来,哦,我想起来了,我说怎么这么面熟啊,这不就是早上面试的那个小子吗?怎么着,这么晚了还在这守着,还拿两个煎饼果子,这是要让我们受贿?”说着那人也不客气,接过来咬了一口,满意的点点头说道:“小子挺上道啊,不当警察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另一个警察犹豫了一下,也就拿起了那个煎饼果子咬了一口,两个人从白天一直到晚上都没离开,保护现场时应该的,但谁能没有怨言,吃着煎饼果子再喝点热水,慢慢的就感觉困倦涌了上来,两个眼皮就好像是多年没见的小夫妻一般,紧紧地贴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“搞定了,大叔!”唐小唐推了推两人,见到睡得死了,便转头对着墙角处喊了一下。

     “臭小子小点声。”中年大叔弓着腰从阴暗处走出来,贼眉鼠眼的四处打量了一圈,再看了看已经睡着了的两个警察,做贼心虚的讪笑几声。

     “看不出来,大叔你这个什么瞌睡咒还挺管用的啊。”唐小唐手里面夹着一张黄色的符纸晃了晃,却没想到那符纸突然烧了起来,这下子把他吓了一跳,慌忙扔掉,心有余悸的看着车内的警察,还好两人没有醒来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见到唐小唐慌张的样子,中年大叔明朗不屑的切了一声,说道:“这符咒不是那么容易用的,要不是这两个人精神困倦也不可能着了你的道。”

     “哦,合着你这玩意还有施法条件啊,呵呵,要我说还不如直接用迷·药呢。”

     “哼,那种下三滥的把戏怎么能跟我道门符咒相比,臭小子不识好烂货,别在这里瞎搅和,快点来帮忙!”说着就见到明朗掏出来一大堆的零散物品往地上摆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等一下大叔,我怎么听着刚才你那话有点问题啊。”唐小唐后知后觉的说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来着,哦,对,怎么是着了我的道啊,明明是你让我把警察弄昏的啊,你可是幕后黑手,这你不能赖账啊!”

     “哪那么多废话,快点来帮忙!”

     两个人一边说着闲话,一边布置起来。明朗拿着一个八卦盘来回走了两圈,很快就在地上找到了几个位置,指挥着唐小唐把朱砂、狗血、艾草等物品捣碎,在标记的位置画了几个符号。

     “啧啧,没想到我还有当画家的潜质啊。”唐小唐满意的看着被涂成奇怪圆形的地面,就在白天发生事故的地方上,中间还停着那辆被砸坏了的汽车,在汽车车顶上则是用白线画出来一个尸体的形状,再往外就是唐小唐的第一次鬼画符的涂鸦作品了。

     没得到便宜师父的回答,唐小唐倒是有些意外,虽然两个人莫名其妙的相遇,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师徒,其实他内心还是认可了这个师父,也接触到了一个从来没有想过的世界。

     明朗站在圈外,嘴巴里面碎碎念着什么,唐小唐凑过去听了几句,尽是些什么天师道尊啊、无量道祖啊的词汇,没想到电视上演的那些什么天灵灵地灵灵的咒语还真有,被这个便宜师父念出来,唐小唐总觉得有一股子搞笑的成分。

     本是平静的夜晚随着明朗的咒语慢慢的搅动起来,平地里起了一股寒气,在事故现场上突然卷起了一道旋风,这诡异的场景直吓得唐小唐心里发毛,远远地往后躲了几步,又忍不住好奇的仔细打量着这边的情形。

     “罗生门,开!”明朗猛地张开嘴巴,那声音并不洪亮,却如同响在耳边,直透人心。

     “我去,你这是拍电影啊!”唐小唐张着嘴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只见被唐小唐涂鸦一般画出来的圈子猛地亮了起来,那一层层的光环投射到空中,竟然组成了一道大门,那大门十米多高,花纹复杂,说不出来的古怪诡异,岁月在上面留下了腐蚀的痕迹,但却依然掩盖不住那森森的鬼气。

     明朗嘴巴里面念叨的更快乐,豆大的汗珠也是止不住的往下流,脸色煞白,然后猛地停住了咒语,双眼怒睁,那眼睛里面好似有两道寒光,双手捏住一个奇怪的剑指,接着猛地向外张开。

     轰隆的巨响如同炸雷一般响起,那明明不是用耳朵听到的声响,确实直接在心头响起来,唐小唐震惊的看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,那到黑漆漆的大门随着这声巨响猛地露出了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 “大道无常,死者茫茫,今道门传人明朗开启罗生门,枉死者速速来报!”

     这声音念了几遍之后,便见到从那所谓罗生门的门缝里面冒出了一股白烟,接着一个脑袋伸了出来,唐小唐忍着害怕看了过去,便看清楚那脑袋下面并没有身体,而是被一只爪子举出来的一颗面容狰狞的脑袋。

     “恨啊!道长替我报仇!”那颗脑袋面容扭曲,嘴巴张开吐着鲜血,声音诡异恐怖。

     “冤仇自有报,我且问你,是谁杀了你!”明朗向前一步,浑身笼罩在一道光芒之中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我要报仇!我恨啊!”那脑袋并没有回答,确实更加的狰狞起来,随着它张开的嘴巴,那门后伸出的爪子也颤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明朗脸色一变,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叠黄纸猛地一洒,却好似碰到了什么屏障一般猛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“不好!”明朗脸色一变,却是已经来不及了,那死者的脑袋猛地一颤,竟然从那黑色的手掌里跑了出来,怒吼着化成了一道黑烟消失不见。那伸出大门的爪子向外伸了伸,最终却是徒劳的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 砰!罗生门猛地合拢消失不见,明朗一屁股坐在地上,喘着粗气,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 “大叔,这··”唐小唐凑了过去,虽然不明白怎么谁是,但也发现了情况不好了。

     “哎,没想到这新鬼竟然还有如此大的怨气。”明朗叹了一生气,被唐小唐扶起来,看着远处的天空,道:“恶鬼出世,哼,我一定会抓住你的!”

     “这怎么听着像是灰太狼的话啊。”唐小唐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哼,这恶鬼逃出来一定要去找仇家报仇,小子,你敢不敢跟着我去捉鬼。”

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敢的。”唐小唐硬着脖子答了一声,然后又弱弱的问了一句:“那个,大叔,我这还没买过保险,你看我这也算是试用期,是吧,这种事情还是等我磨练一下,等着业务熟练了再去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“嘿嘿,少废话,既然入了我道门,想走可就没门了!”明朗露出了一脸邪笑,眯着眼睛如同大灰狼一般回答。

     “哎,大叔,我肚子疼,走先··”

     “嘿嘿,小子别在这里耍什么滑头,那恶鬼可是见过了你的样子,等他报了仇,第一个就会来找你,到时候你被他夺了舍,可别怨我没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 “我靠,臭老头你坑我!”

     “怎么,坑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 “我···”